Compass Finds You Home(海盗Paro!ER)PART2

🎵

少年版的rik:

海盗AU,人物设定和故事主要情节取材自电视剧《黑帆》和真实海盗史。暂时是英国总督!安灼拉x海盗船长!格朗泰尔。副CP也待定。


下章开启格朗泰尔回忆线………………



这回他坐在他对面了。明天就是他们出发的日子,而扬言说能够“说服”他的安灼拉,终于跟他开口再说话了。过去的几天里他可连他一个人影没见到,天知道按这种频率他打算怎么能让他听得进去。他看得很明白,这个年轻人高傲,不可一世,因而明显瞧不上他。


“肯屈尊来看望你未来的同伴啦,大人?”


安灼拉皱了皱眉。他在心理上确实存在一着种不情愿,这是他直到这么晚才来的原因。他在第一次交流中不得不承认和格朗泰尔说话对他来说存在一定程度的障碍。在他眼里他是个野蛮人不说,还总是讽刺他。他又确实如他所想,说出的话和他看问题的方式完全不同。但他会真诚地面对自己的行为,直接地开口表达心里的想法。他一贯如此,也从没想过改变,即使在面对着这个他鄙视着的海盗,他也直视对方的眼睛,声音没有起伏。


“我很抱歉。”


“不,我看你可没什么好抱歉的。你只是不想来而已!和我这样的海盗说话伤了你自尊,是不是?”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总督大人?我对你有多不愿意正眼看我可清楚地很。你看待我就像看待一个什么稀奇的动物,对你来说我和奴隶可没什么区别!”格朗泰尔猛得想起了那些日子。他一点也不想来到这里。安灼拉生活的环境和那里太过相像,明亮的光线,房梁上优雅的花边,干净整洁的桌椅,食物和脂粉的香气,偶尔进行的伴着音乐的聚会。新世界的殖民地上有钱的老爷太太们,却没一个肯把他当人看。他们总是叫他“那个法国小孩儿”,他醒着的时候不是在干活,就是在挨打。他和母亲,睡在一群和他们一样的奴隶当中,那里的黑暗和肮脏才是他生活的色调,直到今天从未发生过改变。而那些少年和小姐们,和安灼拉现在的态度别无二致。


“你不觉得我是个人,至少不是个和你一样的人。你对我感到好奇,因为你从来没见过哪怕一个真正的海盗。我猜那些前任总督和私掠船船长的日志,几个冒险者的书籍和胡说八道的报纸帮了你不少想象力满足不了的忙。这就是你为什么抓我来,是吗?在你对我不管不顾的这几天里,原谅我实在出于无聊,看了不少你们的报纸!我必须得为自己声明至少一件事——我可不吃人肉,这绝对不是我‘令人闻风丧胆’的原因,引用一下那些让我自己才吓得要命的词语。说到这个,我倒是要感谢一下你们这些人对我们夸张的恭维,总是能让我们更加顺利的完成每天的工作,我还奇怪商船船长决定降白旗的速度为什么比前段时间快上了一倍!”他从兜里掏出个小酒壶(这酒是他大吵大闹了一天之后,看守终于忍无可忍才扔给他的)喝了一口,又咳嗽了两声才继续说,“你以为抓来我们中的一个,特别是我,我看他们最愿意讨论我!就能帮你解决你那过度不靠谱的理想?什么‘恢复贸易,重建文明’……我想你没有见过柯林斯。你没有在那里生活过,你对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真正的了解。书上的东西可比不上亲身经验,漂亮男孩儿。柯林斯成为这样子已经好几十年了,她面对过各种各样的敌人,朋友,梦想家,暴君,富人,智者,噢是的,我知道这些词怎么拼。但她仍然在这里,并且保持着她原有的样子,她混乱,自由,危险,迷人。我打赌你至少知道为什么它已经很久没有过一个总督了。”他把椅子拉近了些,拖拽在地上留下了吱吱的声音,一时打破了他准备继续的长篇大论。于是他倾身在安灼拉耳朵边上说出了他的结语,“任何试图改变和奴役她的人,先生,都只会引火烧身。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起码在这里你还有着死亡堆积起来的安全,在那里,死亡堆积起来的自由会把你淹没的。”


安灼拉没有动。他等待了一会儿,看来格朗泰尔是不打算继续了,他说,“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


“为什么你在乎我能不能成功?”


格朗泰尔彻底地,完全地被击败了。


“我相信那不是我刚才准备表达的东西。”


下一秒,安灼拉突然站起身来,他踹开了两个人的椅子,揪住格朗泰尔的领子把他向后推到了墙上,他的目光变得凶狠,力气也跟着增大,再开口时声音里带上了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怒火。


“在你对我有任何怀疑之前,请相信我确实亲眼见过柯林斯的海盗。我见过你们的残忍,野蛮导致的暴力;见过你们的愚蠢,无知导致的争斗。我向你承认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和一个海盗交谈,我也向你承认我确实从没把你看成跟我同样的人。(格朗泰尔在这里看了他一眼)但一定不要怀疑,我绝非什么毫无了解,或毫无经验的‘漂亮男孩儿’,如果你总是要这样坚持侮辱我的话。我曾同你们的人亲身作战,我也曾见证过死亡和失去,而这也是我认为所有这些都不应该继续持续下去的原因。也许我该为我对你的看法而道歉,但我确实不认为我们有哪怕一处相同。柯林斯混乱而危险,但难道你,声称自己并非我想象中的那般无知,会认为有任何混乱曾经导向过一个好的未来?如果像我一样的人不去为此做些什么,结局只会是海盗们互相残杀,而柯林斯走向毁灭!你和我谈自由,在我看来她的世界没有一丝一毫和自由相像!在过去的十年里你们一直如此,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选择把你交给我。而我还试着去想象你会在这上面和他们有所区别,尽管我确实知道你那让整个世界都为之恐惧的血腥历史。我会重复一遍,并且最后重复一遍我对你的要求。如果你选择帮助我,我会愿意把你当做和我相同的人,同你讨论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不介意和你讨论它的合理性,正像我确实需要说服你,但如果你只是选择继续蔑视或嘲笑我的决定,我会保证你的脖子在三天之内被套上绳圈。”


他放开了他,退后几步整理自己的衣服,喘了口气让自己放松下来。格朗泰尔再没能从他身上移开视线。他想着,暂且不论其他,安灼拉可绝不会想到他们其实有多么相似,但考虑到自己当前的生命安全,他还是选择先闭上嘴一会儿。安灼拉抬起头看看他,见他没什么要说便准备离开。


他突然又想起些什么似的,走回来向格朗泰尔伸出手。对方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把酒壶交了出去,在他转身时在身后小声发出一连串咒骂声。


安灼拉笑了。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26)
  1. 普布莉污斯少年版的rik 转载了此文字
    🎵